王佬的動漫天地 線上觀看 動漫 海賊王 火影忍者

關於部落格
有很多動漫資訊喔:)如有不法馬上下放!有時會漫以點放,但王佬會盡力!謝謝大家

  • 276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殺與不殺之鎗_走上槍手之路(12)暗殺中的暗殺(作者>瑤殤)

 

「葉,叫7出來吃飯吧!」不知何時開始,連J也這樣叫著紅葉了。

紅葉乖乖地「嗯」了一聲,經過兩個大廳和走廊,她來到7的房間門口。

「7?」她叫了一下,但沒有回應,於是握住門柄,發現沒鎖,便輕輕推開了7的房門。

 

只見7軟軟地攤在床上,全身赤裸,而一個女人的長髮則散開在他身上。

他那深厚的呼吸聲,還有那歡愉的面容,沒有焦點的迷離眼神和身體的反應...

紅葉靜悄悄的退了出門外,漲紅了臉。

 

看見紅葉那怪異的神情,J問道:「那傢伙碰你嗎?要不要教訓他?」

「不...有女人在入面...呃...」紅葉的臉愈來愈紅了,看著地下,沒有再說話。

「那我們兩個吃飯好了,你吃完後陪我出去,不要礙著他。」J望一望紅葉,曖昧地冷笑著。

 

[飯後]

 

「這次我收到的委託很古怪,指明了我要在什麼地方殺,還要指明要近距離用手鎗...」

「那個地方本來就難度很高,加上這些要求就簡直難上加難,比得上約克那次一般煩...」

「我不排除是一個陷阱,原本想找7暗中幫忙,但看來除了找你之外也沒別的方法。」

 

J難得會有求於人,不過他此刻不單只沒有求人的語氣,反而像是發放命令似的:

「你一會要負責暗中掩護我。這是我的暗殺計畫和有關地圖,你現在立即準備!」

在J那嚴峻的眼光注視下,紅葉那裡敢說「不」?她當然又是乖乖地「嗯」了一聲。

 

只見7在門口偷聽著,心道:天呀,J是紅葉的領主大人嗎?J就是說要她死,大概她也會去死呃...

「怎麼了?」一把誘人的女聲軟軟地傳出來。「你不是說尚未滿足嗎?」

「哈哈,原本有些事要做,不過有人代我去做了,現在落得清閒...一起再幹吧!」7賊賊地笑道。

 

 

[西貝頓。約克郡雕塑公園]

 

紅葉到了公園的門口時,只見不少龐大的石雕零星地散落在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上。

(作者:現實中是充滿著羊糞,不得不步步為營的超級可怕大草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最佳範例...)

在草原的盡頭有一個閃爍著光輝的湖泊,而對岸則是一個以森林覆蓋著的小山丘。

伴以一群群綿羊休閒地吃著草,緩緩地前進著,構成一幅美妙的圖畫。

 

(又美又大...)

(幸好有地圖!)

 

「地圖說明:

 

通過草原,會來到一條小溪,才到西貝頓湖,再到山腳下。

只有兩條橋橫跨過此湖泊,一條是左邊的[堤壩頭橋],一條是右邊的[卡士奇特橋]。

此湖泊是政府保護區之一,有閉路電視24小時監察,污染湖泊者將會被罰款,敬請合作。

通過[堤壩頭橋]後為禁區,並不開放給市民參觀。

至於[卡士奇特橋]後為一條山路,可以直通向另一個雕塑展覽館。

 

如有其他查詢,歡迎致電約克郡雕塑公園XXXXX-XXX-XXX」

 

(目標人物天天通過[卡士奇特橋]到山上趕狗...)

(而委託一定要J在橋上用手鎗殺人,說是什麼挑戰權威...)

(天呀...先不說閉路電視,就是上山的人也會看見吧...)

(最糟又沒辦法把目標人物引去[堤壩頭橋]...)

(如果可以的話就簡單得多啦!)

(那條橋不單只沒什麼人,連閉路電視也特別少呢!)

 

 

 

紅葉一邊想,一邊揹著一個大結他袋走向湖畔的方向---而裡面是J的狙擊鎗。

就如同J的吩咐,她扮著欣賞雕塑的模樣,不時停下來,走了滿長的時間才到了草原的盡頭。

只見面前有一條像銀帶似的小溪,閃著少許淡淡的光,深邃的藍色令人難以猜到有多深。

 

紅葉走過橋,到了對岸後,左看右看,確認沒有任何人和閉路電視時,她衝入了湖畔的樹林。

她走去最近湖泊的位置,躲在一棵大樹的後面,再確認一次後才小心翼翼地拿出J的狙擊鎗。

閃亮著的湖就如同明鏡般平靜,在湖的盡頭還有小丘,上面有一個像燈塔的建築物。

此時看起來,那建築物有著神聖的意味,即將為接下來的血腥做一個莊嚴的見證...

 

(太好啦...)

(閃亮的湖水正好為瞄準器的反光問題藏起來呢!)

(先看看J給我的閉路電視所在圖表...)

(估計30秒內完成...)

 

就在紅葉在這邊廂好好準備時,J已在[卡士奇特橋]上,靠在橋邊,裝成在看湖泊的景色。

在冷冰冰的狂風中,他就如同一般青少年的習慣,把雙手都插入口袋中取暖。

但不同的是,他的右手緊握著貝瑞塔M8000手鎗,不時看著山上盡頭的路。

 

看見目標人物的愛犬出現在山路上,J按下了通訊器,叫紅葉立即解決所有閉路電視。

這是紅葉的人生中,第一次用鎗犯法---刑事毀壞,聽下去就好像是...頑皮的孩子才會做的事。

不再多想,紅葉把手指塞入鎗托中的拇指孔,把手上的SIGSG2000飛快射了一發又一發。

不到半分鐘,所有閉路電視的電線無聲無息地斷開了,不時彈出微弱的小火花。

她把通訊器按了一下,表明所有閉路電視已被破壞,他要盡快行動,趕在修理員出現前溜掉。

紅葉開始著她的掩護工作,細心地看遍所有樹木間的角落。

 

(讓我想想...)

(假如有人要陷害J...)

(方法不外是暗中報警又或令他受傷,令他不能完成委託,乘機怪罪!)

(假如報警的話,要守著整個保護區和山頭的警察也滿難找人...)

(假如要傷害J,最好的埋伏地點應該是...?)

 

不一會,目標人物也出現了。他和他的牧羊犬輕快地走下斜坡,衝至橋上才微微拖慢了腳步。

他慢慢地走到J的後面,看了他一眼,又別過了頭,跟狗兒愈走愈遠。

這時的J正在他的後面,快快地拔出了他的鎗,狠狠地射爆了那人的腦袋。

血腥的汁液濺出滿是泥沙的橋上,混和成一堆污穢不堪的顏色。

 

就在同一時候,紅葉想到了一個狙擊J的好地方...

如果要躲在樹林中,就必須處於比較近的地方,以避免樹枝阻礙視線。

但如果被發現了,一下子就被活捉了。

所以,狙擊的地方就只有和[卡士奇特橋]平行而在遠方的[堤壩頭橋]!

 

(太周密的計劃通常太少變數,而令人容易看出來...)

(不過J也太信任我吧...)

(假如我和那人現在單方面合作...)

(他根本不能活!)

(為什麼...)

(...要信任我?)

 

紅葉的鎗隨著她的視線遊走,剛好看見一個年青人正把他的狙擊鎗瞄著奔跑著離開的J!

紅葉左手按下通訊器,右手快速扣了扳機,一發射穿那人的膊頭,噴出了一行血在橋上。

那人的臉上出現了痛不欲生的表情,像是強忍著淚的模樣.

雖然紅葉看不清楚他的長相和表情,可是從他突然的反應中,紅葉彷彿也感受到他的痛楚似的。

 

(勝之不武!)

(他在瞄一個跑動中的人...)

(而我只是在瞄一個站立著不動的人...)

(只不過又是重複在約克暗殺的對決吧!)

 

只見那個廿歲的青年咬緊牙關,一手抄起狙擊鎗,以橋樑為盾,壓低身子衝到山上的樹林去了。

他一頭淺棕色短髮,長長的瀏海蓋過了眼眉和耳朵,秀逸的面孔有著一點神經質。

他沒錯是戴著一副文靜的有框眼鏡,卻難以遮蔽後面那瘋狂而不忿的眼神。

 

(...明明7沒有來!)

(是誰?)

(在那裡射的?)

 

(誰敢阻我?)

(若我知道是誰...)

(我一定要殺了你!)

 

(沒錯我這次是技不如人...)

(但是你們三個人...)

(總有一天都要毀在我手上!)

 

J沒有遠距離瞄準器,不久之後才從通訊器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他知道已難再追,他一面跑,一面叫紅葉坐自己的車離去。

紅葉坐到J的小跑車上,說了聲對不起,因為她未能活捉他,不過J竟然沒有一絲生氣的樣子。

J默默地飆著車,單自沉思著,眉頭深鎖,緊閉著嘴,好像遇上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一樣。

「你有看到他的樣子嗎?是亞洲人還是西方人?」

「不,太遠啦,我只看見大概是個青年,頭髮是棕色的...」

 

(難道...)

(...是部隊?)

(寧死不回!)

 

紅葉說:「看來他故意叫你去[卡士奇特橋]去處理比較多的閉路電視和躲多點行山人士...」

「而他自己卻躲在沒有人且沒有多少部閉路電視的的[堤壩頭橋]...」

「好讓他自己更容易去暗算你啦!」

J卻說:「算了,反正收足了錢。」

 

(天...)

(算了?)

(我聽錯嗎?還是我在造夢?)

(幻覺!一定是幻覺!)

 

(因為橋的建築,一個人會露出來就只有頭部...)

(那人很明顯是要殺他呀!)

(他居然說算了?)

(他一定是生病了...)

 

作者:不是說笑,下一篇中他果真的病了...

NEX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