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佬的動漫天地 線上觀看 動漫 海賊王 火影忍者
關於部落格
有很多動漫資訊喔:)如有不法馬上下放!有時會漫以點放,但王佬會盡力!謝謝大家

  • 276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殺與不殺之鎗_走上槍手之路(10)與敵同行(作者>瑤殤)

「砰砰砰...」一陣敲窗的聲音在玻璃窗上響亮的傳出,嚇得坐在窗前的紅葉跳了起來.

只見J站在出面,單手拿著手提電話和車匙,一副等得不耐煩的模樣.

紅葉一打開窗,J那不滿的聲調冷冷地傳入房內:「不開手提電話我怎麼找你?」

紅葉望一望手提電話,才記得她為了避開迪衛特的電話纏擾,最近都沒有開電話.

「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我現在立即出來便好了...」紅葉的聲音愈來愈細.

她抓起方便行動的短身外套,抱著小提琴盒奔了出去,生怕遲了一秒會惹起J的怒火.

 

看見J面無表情地在一架銀藍色的兩門小跑車前開著鎖,她立時鬆了一口氣.

紅葉打開車門,抱著一堆東西跳到J旁的座位,再扣上了安全帶,才慢慢整理好一切.

坐了好一會,紅葉把心中埋藏了好久的問題說了出來:

「那天...我射了你,傷口那麼長,一定很痛...你不生氣嗎?還找我合作?為什麼?」

J看了看倒後鏡,打了燈,切了線,才回答說:

「只要可以利用,我才不管什麼利害關係又或仁義道德,總之不要客氣的給他用下去就是了.」

紅葉沒有回應,心中卻道:「我也是這樣的人吧...?但我會生氣,就像上次為賽斯發火一樣...」

他望著前方的路,冷笑著說:「我想對你生氣,不過對於你這種人,就是生不起來!」

沿途彼此「哼」都沒有「哼」一聲,在高速公路奔馳了十多分鐘便到了列斯火車站.

 

 

[列斯火車站]

[同日下午]

 

紅葉跟著J默默的走向車站的主銀幕前,仔細地看著上面的列車班次表.

知道列車將會準時到站,意味著不用實行後備的計畫.

於是二人無言地走到所屬的月台,看著列車緩緩駛進來.

待列車的門一打開,二人進入了頭等車廂,看看自己的火車票是指那一個座位.

 

沒多久,只見好幾個兇神惡剎的流氓進入了車廂,朝J那面虛偽的笑了笑.

一直以來,紅葉多是接普通人或富豪的生意,偶有接黑道生意,但都甚少碰上如此兇惡的人.

不禁有點後悔接這種令人秒秒都膽戰心驚的委託,生怕說錯了一個字會得罪人.

 

(果然...)

(怎樣的人就接怎樣的生意!)

(兇悍的人就接可怕的委託!)

 

老大波域士坐在靠窗的位置,而J坐在他身旁,即是靠走廊的位置.

而紅葉則坐在一個幹部的左面,也是靠著走廊,正正在J的對面,中間分隔著一張桌子.

 

一個月前在宿舍的商討時,J決定負責晚上的安全,而紅葉則負責整個白天.

一人連續工作十二小時,的確不是一個好主意,但J堅持這樣做,至於原因他沒有說明.

最糟的是,第一天的下午時,J不能在火車睡覺,因為二人都要看著走廊的情況.

幸好他們坐在車門附近,為了讓J在晚上保持精神,他只是負責看著車門那邊的走廊.

由列斯到倫敦全程大概近三個小時內,中間只有五個站左右.

所以J其他時間都可以閉目養神,只需要在到站時保持警戒就可以了.

 

列車一開出後,J看了看車門那面,覺得安全後,便閉上眼睡去了.

豪華漂亮的頭等車廂中除了他們外,就只有一對老夫婦休閒地看著<英國鏡報>.

車長走過來,面露怯意的查了查火車票,便腳底塗油似的溜了.

 

流氓們大聲說話大聲笑,雖然紅葉覺得很悶,倒也沒有八卦他們說些什麼.

她抿著嘴巴默默地看著J的面孔,發現閉上眼的他因為沒有了那兇殘的目光,而變得平和了.

直至列車快駛進了雪菲德車站時,紅葉才伸手細細力推了推J醒過來.

 

有數個人入來後,看著車票找他們的座位,卻發現自己的座位給流氓們佔據了.

看見流氓們一副「你有種就咬我」的面色,可憐的乘客們只好坐到遠遠的一角,不敢做聲.

列車關上了門,一駛出車站時,J向後一靠,又閉上眼睡去了.

 

可能紅葉實在太悶了,晶瑩的大眼睛雖然看著前方,但手中卻拿著廣告招紙摺著飛機.

旁邊的流氓看見了只是笑了一笑,倒也沒有吠她,任由她做著無謂的事.

大概在他們眼中,紅葉只是個尚在初中一年級的女孩,無知地成為某中間人的搖錢樹.

 

(其實火車上不許拿武器的...)

(而那條法例又不知可否用在火車上...)

(不過在前進中的火車上射擊也不可以吧...)

(如果有事也只能用小銀刀!)

(二哥保佑!)

 

一段時間後,列車又快到達比站了,不過這次是J自己醒了過來.

開始多了一點乘客入來,不過沒有任何異像---

---除了看見乘客茫然地看著自己的車票和坐了其他人的座位.

 

只在這時候,紅葉看見車廂遠處有一個棕髮的年輕人瞄了瞄這邊,站了起來.

當他正想走過來時,剛巧車長拿著一個笨重的大鐵箱一拐一拐地查火車票.

那男子只好坐回自己的座位,卻驚覺一道目光朝自己上下打量著,心中擔憂起來.

紅葉右手插入口袋中撫摸著她的小銀刀,左手卻依舊搞著紙飛機,裝作若無其事的天真模樣.

他看見唯一發現了自己的小女孩什麼也沒說,也放心起來.

 

(那傢伙...)

(是不是?)

(如果他再過來...)

(嘿嘿...)

 

果真如同紅葉所料,他目無表情地走了過來,右手插著袋,不知是拿著什麼武器.

紅葉心想:「該不是鎗吧...火車在走動哩!照剛剛的想法玩吧~」

紅葉想著,忍不住那搗蛋的笑容,把手上的紙飛機舉在頭上,大力丟了出去.

悶得發慌的流氓閒著,也想看看那個傢伙會不幸地被丟中,便朝著紙飛機的方向望著.

結果,變成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這個不幸被紙飛機打中的棕髮年輕人!

 

坐在紅葉一旁的幹部猜到紅葉在搞什麼飛機,輕輕問道:「是他?」

紅葉掛著一個惡意的笑靨,點了點頭.

那個幹部掃一掃她的頭,然後拿出了手提電話,在內置電話簿中挑了一個號碼.

他奸笑著說了一些話,大意是說:在那傢伙下車後好好審察一番,看看要不要幹掉他!

 

到了下一個站時,那棕髮年輕人慌亂的走出了列車,可是一踏進月台時便被拿住了.

J一醒了過來,波域士就讚賞地說:「J,你這個同伴很不錯,連手都未碰一下就清理了一個了!」

「眼光不錯,你在那裡認識的?完全不會讓人抱有警戒的人呢...」一旁的幹部也感到很好奇.

J冷笑著說:「...約克暗殺時認識的,初次見面時她就在我手上留了這個疤痕...」

波域士愕然地問:「什麼!?這個小女孩就是紅葉!?」7「還說差點在她手上結束鎗手生涯...」

其他流氓也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紅葉,害得紅葉感到不自在,只好低頭摺著第二隻紙飛機.

 

(第一次在火車上辦工呢...)

(嘻...)

 

 

[倫敦皇十字火車站]

[同日黃昏]

 

一路平安無事地到了倫敦,亦即是<哈利波特>中的那個什麼幾份之幾月台的古怪火車站.

看見那個月台真的有一架入去了一半的車,紅葉真的很想去看看,不過當然是不行啦.

 

 

 

至於附近的大英博物館,還有攝政王公園的倫敦動物園等等...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才五時多,不過他們還是一行人去到柏定頓酒店區,分好了房間,各自去整理行李.

紅葉是和J同一間,是有兩張單人床的雙人房,J一入去便隨便挑了一張去睡.

紅葉待到集合時間,便靜悄悄地離開房間,到了酒店大堂和其他人會合.

 

紅葉一坐到他們預備的車中,立刻打開了小提琴盒,拿出她那檸檬香晶味道的獵鎗.

一旁的人看見後,張大了口,說:「怎麼不用手鎗?」

紅葉回答說:「我和J不一樣,我不是地下鎗手.」

他們十分好奇,畢竟平日都是僱用地下鎗手,不知道合法的是怎麼樣.

問過了她的鎗會和平日的委託等等事後,才說:「還是聘地下鎗手比較方便...」

 

 

 

他們一行人到了牛津街逛了很久,再到了哈萊特士這個貴地區附近的高級餐廳吃晚飯.

途中,她見到偉寧頓古拱門,著名的海德公園,還有健盛頓公園那金碧輝煌的愛拔紀念塔...

她不禁心想:「還是賺到了耶~第一次去倫敦可不是空手而回呢!太好了~」

 

聽到他們半夜要到蘇豪區玩再帶一些女人回去玩,紅葉開始明白為何J堅持當晚上的班了!

雖然J在她的心目中依舊是那個兇殘的大惡人,不過她還是感恩,不用到男人去的地方受辱.

到了十時左右,J來到加入他們,而紅葉則一個人回到酒店,梳洗後便累極而睡...

 

[任務的第二天.三月四日.快中午]

 

「鈴鈴鈴鈴鈴~~鈴鈴...」早已醒過來的紅葉衝去拿起了電話.

「來酒店大堂.嘟,嘟,嘟,嘟...」J簡報後便掛上了電話.

紅葉拿起了小提琴盒,走到了大堂時,J才放心上去.

這時的J已守了一夜,模樣還是差不多,就是眼中沒有了平日的銳氣,大概是累了.

紅葉坐到車上,向著波域士要去的會議進發.

 

 

 

經過米寶古拱門和聖占士皇宮,紅葉心中暗罵:差少許便可以看到白金漢宮和皇室巷了!

不過她那有什麼選擇?她還要保護波域士回列斯,想單獨留在倫敦多玩一分鐘也不可以.

 

 

[西敏寺區]

 

車子駛過西敏寺大教堂和修道院,還有美得無法形容的大笨鐘後,就在一座大廈前面停下.

隨著波域士上樓,他們進入了一間公司,只見波域士進入了會議室,其他人則在外面等.

 

出面待著的還有其他老大帶來的人,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彷彿走錯地方的亞洲女孩.

紅葉一面不高興地坐在辦公椅上,攤了在桌上,無聊地看著出面的泰晤士河.

看見泰晤士河對岸的「倫敦眼」摩天輪,還有宏偉典雅的議會大樓,內心愈來愈不快.

 

過了一段長時間,波域士的手下叫了叫紅葉,帶著她入去會議室.

當她走到波域士面前,他把一份文件交到紅葉手上,說:「把這個拿到上面寫著的地址.」

只見其他人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愕然說:「不是開玩笑吧...這個女孩!?」

那些人張大了口,不敢相信,只好等待波域士再解釋什麼似的.

 

紅葉也說:「我從未運過機密文件,好像不大好吧?而且我今次初到倫敦...」

那些人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更怪異了,直到一個老人朗聲道:「讓她去.」

 

紅葉把小提琴盒放到長桌上,「卡」的一聲打開了,露出入面的獵鎗,再把文件塞入去.

「卡」的關上了盒,紅葉抬起頭,被他們傻了眼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問道:「可以走嗎?」

「去吧.」老人笑著說.

 

紅葉經過大笨鐘,走到西敏寺地鐵站.看見像蜘蛛網一般的車站路線,她差點昏倒了.

不過她還是順利的到了朱比利線月台,進入了車廂,一直小心地看著到了那一個站.

過了一段時間,她步下列車,平安無事地走到加拿利華夫車站,轉乘輕便鐵路到格林威治.

 

(歌蝶...)

(不會跟她同樣命運吧!?)

(算了...)

(不要迷路就好了!)

 

[吉沙.格林威治]

 

紅葉一走出吉沙輕鐵站,便發覺有人在後面跟隨著她.

她走到馬路前,車水馬龍的,再心急也只能站著等.

這時,一個不良少年扯著她的手臂,想拉她轉過頭時給她狠狠一拳.

紅葉立即一蹲,轉身一腳踢在他男人最痛的地方,再亮出了小銀刀,在他的手臂上抹了兩下.

這時候,紅葉什麼也不管了,飛也似的衝過了馬路,任由車輛們亂成一片.

少年們也想衝過去,不過被大貨車的響按嚇怕了,阻了一下,抬頭就失去了紅葉的蹤影.

 

老實說,這次紅葉根本沒有地圖,今次居然沒有迷路,真是世界十大奇蹟之一.

為什麼?因為目的地是在一個全城都看得見的著名景點的後面,連白痴都不可能走錯城方.

 

 

 

紅葉走到一隻似是古老海盜船的吉沙大船前,向後望了一望,發現不良少年們就在遠處.

她連忙走向海底隧道的地面入口,衝去用來連接地底入口的升降機.

可是體能極差的紅葉根本就跑得不快,還未到升降機就被趕上了!

紅葉左手拿著小提琴盒,右手拿著小銀刀,看見面前一大堆持著鐵球棒的少年,怒氣沖沖的.

心知打不過他們,她把小銀刀收回去,高舉雙手,一副想哭的模樣說:

「我現在交給你了,求求你,不要打我好不好?等一下,我把它拿出來...」

少年中的頭兒恥笑著說:「早該如此!」伸手就搶過紅葉那發抖著的手所拿出來的酒店信封.

「那我走了,不要打我!」紅葉一泡眼淚似的跑掉了.

 

少年站在原地,摸摸酒店信封,有點奇怪信封中的物件那麼軟棉棉,一點都不像是文件.

而且,機密文件不是應該封好嗎?好奇心作祟,他打開了信封,只見入面是未開封的衛生棉!

「該死的臭婊子!她騙我們!快追!」只見升降機早已關好了門.

 

(只是叫我去海底隧道...)

(但那個人到底在那?)

 

升降機的老職員看見紅葉,好奇地問:「你是為了旅行而來嗎?」

紅葉望一望老職員時,他又說:「還是為了什麼人?」

 

(難道...?)

 

紅葉回答說:「為了一個陌生人.」

老職員笑逐顏開:「那就是我哩!」

紅葉連忙走到升降機的死角,快快地拿出了那份機密文件,交給了老職員.

「你可以走了!」說著,老人再補充:「我建議你由海底隧道跑向對岸,我會幫你拖延時間.」

「謝謝你!掰掰!」紅葉剛剛還在想怎麼逃,沒想過這樣做,但看來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到了對岸後,紅葉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路到地鐵站回西敏寺...

 

 

[任務的第三天.三月五日.快中午]

[溫莎堡]

 

這天可不同了,J和紅葉二人都保持清醒地坐在一個會議室中.

波域士正在和一個議員「建立良好的官民關係」,小聲說大聲笑.

 

而二人今次的工作不是保護,而是反監測.

事實上,紅葉根本沒學過反監測,所以只有J一直在會議室中左找找看,右摸摸看.

不過紅葉也有裝模作樣地扮懂,四處的地方也有她的蹤跡,最後還真的給她找出一個偷聽器.

 

裝不了多久,紅葉開始看著窗外那漂亮的城堡,還有山丘上那古城樓插著的米字旗發呆...

 

[任務的第四天.三月六日.快中午]

[牛津布斯大學附近]

 

紅葉開始苦惱了.

因為今晚J要到近海的博矛斯頓去「餵魚」,好像是要把某個人射穿手腳,再丟下海活活淹死.

沒錯聽下去是很變態,但這不是她苦惱的原因,更何況她根本毫不介意,反正要死的不是她.

就是因為J今晚沒空,她要連續廿四小時工作!只剩下紅葉跟著波域士到牛津去探望女兒.

 

 

 

沿途經過牛津大學城中的好幾個學院,可沒有紅葉想像中漂亮,甚至有點失望.

到了波域士那女兒的大屋後,紅葉不禁想:「連讀三年大學也要買大屋,真富貴...」

 

呆到晚餐時間,紅葉滿面高興地吃著他女兒弄的那甜美的香橙檸檬芝士蛋糕.

吃完東西後,紅葉的肚子不爭氣,只見她飯氣攻心,沒精打彩似的.

一直待到半夜,紅葉那「黑夜勞動不能「的情況更是愈來愈嚴重了.

她那原本明亮的大眼睛成了空洞的死魚眼,頑強地在半開半閉之間.

 

突然間,完全寂靜的環境被不高明的開鎖聲音劃破.

紅葉一手拿起獵鎗,一面揉著雙眼,一面拖著浮浮的腳步走向聲音的發源地.

只見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正在偷桌上的手提電腦!

 

不知是普通的小偷還是要偷什麼機密資料,紅葉自知不是比力氣的時候,便亮起了燈.

那女人一見紅葉手拿長鎗,哇的一聲慘叫起來,全屋子的燈一顆一顆的光了起來.

手下們一下子湧入後,紅葉沒有再理會,緩緩地坐到原來監視的地方,乾睜著眼.

直至J回來的時候,已是早上了...

 

[任務的第五天.三月七日]

 

波域士跟女兒吃過午餐後,再在市中心和女兒逛了一會,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至於紅葉可是累得要死,在車內時,不單攤倒在J的腿上睡,被J推醒時還要叫著室友的名字.

在火車上,J看見她的樣子,不禁無奈地搖搖頭,苦苦地嘆了一口氣.

只好索性讓她攤在桌子上睡,再由他和其他流氓合作監視走廊...

 

註1:有關刀

攻擊性武器條例1996

OffensiveWeaponsAct1996

NEX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