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佬的動漫天地 線上觀看 動漫 海賊王 火影忍者

關於部落格
有很多動漫資訊喔:)如有不法馬上下放!有時會漫以點放,但王佬會盡力!謝謝大家

  • 276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殺與不殺之鎗_走上槍手之路(9)快樂的情人節(作者>瑤殤)

時尚的棕紅色裝潢,品味極佳的擺設,暗淡的燈光,是大學生最喜愛的酒吧之一.

桌上放著一個可愛的小玻璃瓶,盛著的油上燃燒著微弱的火光,是紅葉最喜歡的小擺設.

而這裡也是紅葉和朋友們最常去吃午餐的地方,不過她們從不來喝酒,因為之後還有課要上.

 

原本紅葉是很開心地看著餐牌,計畫著和朋友一起叫那個買一送一的套餐.

可是,有一個少年不識趣地出現了,「嗨」的一聲便擅自坐在紅葉的對面.

他身穿著像棉被似的褪色超厚外套,帶著某一超市宣傳用的免費書包,掛著一個傻笑.

理著平頭的他,鼻上一副似是民初時代的眼鏡;更糟的是幾天沒有剃鬚,看起來像個難民....

 

變態花痴!

 

(天...)

(我的食慾好像一下子沒了...)

(希望不要白花我那三英磅吧!)

 

只見紅葉的臉開始變色,說:「迪衛特,我要跟朋友一起說私人的事.對不起,你可不可以...」

「嗯?不如也讓我加入吧!」他厚著臉皮,沒有離開的意思,還開始看起餐牌.

 

(...頭痛!)

(沒男友陪便算了...)

(可不要送這份「大禮「給我...)

 

「見鬼!這裡的東西可不便宜哩...不如我現在帶你去街尾快關掉的那間吧,便宜多了!」

迪衛特又在算錢了,還逐一比較價錢,連相差多少便士也算得一清二楚.

 

(他只懂得省...)

(知不知什麼叫氣氛?什麼叫品味?)

(他家比我家富有多了...)

(年年花二萬多英鎊的人呀!)

(怎麼一副流浪街頭的模樣?)

(他的錢到底花在那裡去了?)

 

「我就是喜歡這裡...你不喜歡便自己去那一間吧!」紅葉索性和朋友出去叫餐,不再理會他.

「我不敢在外國人面前說英文,你代我叫個最便宜的餐吧!」迪衛特補充道.「那我去尿尿啦~」

 

(在外國生活了快四年還這樣子...)

(我連半年也沒有也比他好!)

(他真的是男的嗎?)

 

排隊的時候,安莉達把紅葉拉在一旁說:「你怎麼不跟他說你有男朋友?他太失禮我們了!」

愛麗載也說:「你可能是習慣了吧,任由迪衛特在那邊自言自語...但我們受不了啦!」

紅葉無奈地說:「你們想我一腳踢他走?我不習慣那麼決絕...」

二人同時望著紅葉說:「叫,他,滾!!」

 

(不單是你們...)

(我也一樣...)

(我,想,殺,掉,他!)

 

拿過香檸橙汁,紅葉走回去婉轉地跟迪衛特說:「我還未點你的套餐,你不如去別的地方吧!」

「為什麼?留下來也不行嗎?」他可憐兮兮的模樣叫紅葉感到一陣噁心.

「她有男朋友了,你不要纏著她好不好?」愛麗載眼見紅葉還是軟心腸的面容,只好插嘴.

「我不信!叫他過來給我看!你們別騙我了.我從未見過她身邊有什麼親近的人!」

「只不過見過有一個法國的帥哥罷了,但那個是同性戀的,很明顯不是啦!」

 

「嘿嘿...」安莉達奸笑著說:「那是只有你未見過罷!大家都見過了!他們倆個可~親密了~」

「他時常都在女生宿舍出現的,次次來都躲在房中兩人甜言蜜語!」然後望著紅葉說:「對不?」

聽著聽著,迪衛特面都鐵青了,一副家道中落兼破產的面容,連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

 

(呃...|||)

(安莉達大概是玩上癮了...)

 

「...噯?你達令在那邊走過來?」安莉達指了指門口,而迪衛特立即瞪起怒目,朝著門口看.

「什麼啦~別說笑,他怎會來呀?你看錯是吧...」紅葉沒多理會,直至發現有人走到她身後.

一個白色信封就在眼前晃呀晃,直至紅葉把它接在手中,然後轉過頭一看---真是J本人!

 

(老天呀...)

(今天怎麼了?)

 

「你怎會知道我在這裡?」紅葉驚訝地問,心中不禁對J更懼怕起來,眼神變得更為膽怯.

「我在大學出面碰到你那個非洲室友,她說你不是在這裡便是在澳紐酒吧.」

J感到一股不自在的眼光,只見迪衛特的眼神充滿著濃郁的敵意,一副想吃人的模樣.

J微側著頭,心中想著是不是以前殺了他什麼親人時被他看見了,但又沒有這種印象.

 

(摸摸看...)

(不像是錢的樣子?)

 

「哇哈哈~你不是說要看嗎?他現在到了你慢慢看~」安莉達興奮得笑過半死.

迪衛特面都灰了,但口中不忘反擊道:「除了信之外什麼都沒有,看,他對你根本無心!」

「這個混蛋有什麼他媽的特別?不就是高我一點兒罷了!」迪衛特還一直數下去,罵個不停.

 

(若想讓事情順利一點...)

(...就別管什麼道理了!)

 

「我就是喜歡簡單,你有意見嗎?」紅葉佯怒地回嘴,趁機會好好利用J此刻的角色.

J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事,默默地站在一旁,打算等紅葉說完話後才出口.

 

(J不會發火吧?)

(算了...)

(這種傢伙死了也不是我的事...)

(反正J都殺過不少...)

(...不差眼前那一件吧?)

 

雖然明知是一場誤會,但無辜辜地被罵了一些粗言衊語,J心中自然感到有點不悅.

不過他還是沒有理會,一副當迪衛特不存在的樣子,目無表情地說:

「現在多人,不要在這裡看.這次你沒有選擇,非要答應不可!我現在趕著去列斯...」

「...我三小時內便會回來,你放學後在演講廳外等我.」

 

看在迪衛特眼中,那是一個「下馬威「.當J正想離去之時,迪衛特滿面怒意地擋在身前.

不知是生氣還是嫌他礙著路,J一手扯他過來,給他一記膝撞,痛得他彎著身子,軟倒在地上.

之後,J當作沒有事發生過一樣的離開了酒吧.

 

迪衛特也因沒臉見人(?)悻悻然溜走了;而紅葉的朋友們愉快地拍手叫好!

不難想像,紅葉面上再度掛起了一個沒有笑的意思的乾笑...

 

 

[大學圖書館.三樓.網廳]

[同日.課堂之間的小休時間]

 

紅葉走到沒人的角落,默默地打開了這封信.

 

「J:

 

下個月我要到倫敦去辦大事,希望有傑出的「清道夫」和保鑣同行.

假如可以的話,我想「7」留守列斯保護我的家人,因為他熟悉那面的運作.

由於到倫敦一行是長時間工作,所以希望你可以再多找一至兩個同伴和你輪值.

假如那些同伴是隸屬任何鎗會,叫他們不要告訴鎗會,以免我的行程資料外洩.

希望你不要介紹一些「小薯仔」(沒用的小人物)給我.不過我相信你的選擇.

 

而你,當然到倫敦後另有要事去辦.到了後我才給你目標人物的資料.

你的酬金照舊.而你叫來的同伴的酬金為XXXX英磅.

 

日期:3月3日至3月7日

(由列斯至倫敦的火車票將會在你找到同伴時給你)

 

又是我,

波域士」

 

(什麼!?)

(J不就是叫我去?)

(我又不是他的朋友...)

(幹什麼叫我去!?)

 

(但...)

(價錢真的很引人~)

(那些護花委託才X英鎊一小時!)

(只是缺一天課罷了...)

 

(而且他也沒打算給我選擇去不去!)

(不過我也真的想接...)

(算...看在今次是自願的份上,我不生他的氣!)

 

(...就算生氣,我也不敢向他做什麼吧...)

 

 

[演講廳外的自助咖啡室]

[同日.放學後]

 

跟愛麗載揮手作別後,紅葉一個人坐在自助咖啡室.

她挑了靠窗的一張小桌,放好了書包和一些書本後,便走向咖啡機選了一杯比利時熱巧克力.

她拿著滾燙的膠杯走回來,小心翼翼地放好,抬頭一看,驚見迪衛特在門口出現了.

她露出了慘不忍睹的眼光,別過頭,只希望他不要發現自己.

 

迪衛特慢慢走過來,找了一張空銀椅坐下去:「我剛才好好想過了.他根本不當你是女朋友!」

「那狗雜種明知我在追求你,居然丟下你和我在酒吧便走了!一般男友那會這樣?」

紅葉的左手放在額上,心中叫苦:「不是真的要殺掉你,你才放棄纏著我吧...」

 

「所以,不要留在他身邊了.我是不會---」不知何時出現的J,在他後面踹了一腳!

「砰!」迪衛特連人帶椅地倒在地上,他的民初眼鏡還摔在地上,被轉了幾圈的銀椅子壓壞了.

「痛死我了~是那個王八!?」他心痛地看著那民初眼鏡,不禁想想配過一副要花多少英磅.

 

J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然後跟紅葉說:「還以為可以在這說說話,看來我要送你回宿舍了.」

「今天剛好忘了收好我同伴的頭盔,所以你可以坐我的機車.我們要好好計劃一下那個...」

聽在迪衛特耳中,不知「那個」變成了他髒兮的思想中的什麼.他無力地叫道:「禽獸...」

 

「J,我們快點走吧!」而在紅葉的奔逃下,二人很快地消失在他的模糊的視線前.

 

呀,忘了說,「那個」是指火車上及其他地方的保安計劃.

NEX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