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佬的動漫天地 線上觀看 動漫 海賊王 火影忍者

關於部落格
有很多動漫資訊喔:)如有不法馬上下放!有時會漫以點放,但王佬會盡力!謝謝大家

  • 276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殺與不殺之鎗_走上槍手之路(5)單挑地下組織(作者>瑤殤)

「老是抱怨接護花任務悶人,我想你一定會由今天起後悔這說話!」沙尼波魯盯著紅葉.

「那真是很悶,第一次成功後惠漢娜還介紹了她那些數不住的親人給我...」

「我剛剛拿了輕武器証書,又有了自己的愛鎗,真想用一下啦~」

紅葉懶洋洋的攤在沙發上,想單手接過委託書.

沙尼波魯見狀把委託書抽起,說:「今次真的很不同的!認真點好不好!你原本不用做的!」

紅葉睜大閃爍的雙眼道:「什麼?由我去做別人的任務?誰失敗了?是鎗會的意思嗎?」

 

(我只是個新人...)

(真正用到鎗的委託也只有那兩次~)

(而且只是靠嚇...)

(...不是真的用!)

 

「正確來說,是主席路蘭多的意思.」

「那德國肥佬?是不是又喝醉酒了?他一直以來都只會取笑我的護花任務.」

「有沒有醉我就不知道了,我都不在場.」沙尼波魯回咀.

「但副主席愛加說基於這次任務的性質,鎗會不得不用你.」

 

(那個冷豔的俄國美女會叫我去?)

(真奇怪...)

 

「這次委託很特別,我們要派出三位鎗手,但鎗會根本沒有選擇!」

「只有歌蝶,露芭嬅---最後,逼不得已,只剩你這個新人可以用!」

 

(又在暗指我是個沒用鬼了!!!)

(哼哼哼...)

(不過這個鎗會又真是太少人了~)

(大概她一面滴著冷汗一面叫我去做吧?)

(哈哈...)

(慘笑...)

 

「你看看便知道了.」沙尼波魯把委託書丟到紅葉的頭上.

「怎麼啦~」紅葉摸摸頭,這次真正的拿到委託書了.

 

「致聯合鎗會:

 

相信貴會應該有聞「卡利士新納粹「,一個以打擊白種人以外的民族為目標的地下組織.

最近多間印度和唐人外賣店都受到嚴重的破壞,不能開業,很多人都受了重傷.

目前受害的地點包括奇潔頓,高博頓,利頓,霧綠,帆尼橋以及芭梨包一帶.

 

為此,我們擔心成為下一個目標,故希望貴會能派人保護各店的安全.

由於閣下所派的人必須偽裝成為本店職員,所以請找中東或亞洲人擔任.

是次酬勞為XX英鎊一小時,連免費飯盒及接送.

 

市中心某外賣店

滑鐵盧某外賣店

雅夢芭莉某外賣店聯署」

 

「哇塞~好像很厲害的任務~會很刺激吧?」紅葉哈哈大笑.

「咳咳,我尚未說完...」

「你將會負責雅夢芭莉某外賣店,扮收銀員.」

「必須跟歌蝶和露芭嬅時常聯系.如果任何一方出事立即前往支援.」

「如果你要去負責支援,你打電話給賽斯,叫他載你去.」

「卡利士新納粹只會在星期五六日出沒;而外賣店營業時間為下午五時至晚上十二時.」

「明白沒有?」

 

紅葉驚歎不已,心道:「太好了,我終於有發揮之日了~!」

「不過這次是我第一次跟人合作呢...對了,你可以告訴我他們的資料嗎?」

沙尼波魯好像很欣賞她這個做法,笑容可掬地說:「認真了...好吧!」

「歌蝶,印度,女,入行3年;懶骨頭,遲到,早退,失去人影是常有的事;專長是運送危險物品.」

「露芭嬅,中東,女,入行快7年;身有舊傷,只接簡單任務;順帶一提,這次是硬著頭皮幹.」

「賽斯,法國,男,入行5年多;人如其名,英文的意思是hunter,最拿手追捕人,但常掛一漏萬.」

 

「天!怎麼好像都是雜牌軍似的?」紅葉連面都開始發青了.

 「我們鎗會本來就是棄將集中地!」沙尼波魯又開始忍笑了.「那你要聽聽你的官方資料嗎?」

「紅葉,亞洲,女,入行1個月多,外表14(實質快20).本鎗會射靶記錄保持者...」

「笑什麼?聽下去很好呀~」紅葉抿著嘴巴.

「惜目前9成都是護花委託.路痴,功夫不能,急救不能,黑夜勞動不能...」

「內向膽小,體能不願置評...」沙尼波魯笑得抱著肥肚子,說不下去.

「...的確,是你所說的雜牌軍,且以你最...哈哈!!」

 

(死老頭!)

(為何老是打擊我辛苦建立的自信心?)

(明知激將法對我只有負面的影響嗚嗚嗚...)

 

[雅夢芭莉.某外賣店]

[一月底某日黃昏]

 

(...今天已是第三個星期了)

(...我)

(好像已不再是鎗手了!)

 

(老頭說得對...)

(我寧可當護花使者!)

(至少...)

(可以說服自己說自己是保鏢...)

(但現在...)

 

「新人,有客人了還不快點出去接單?」大廚叫道.

紅葉走出去,無奈地說:「嗨!你想吃什麼?」

「這個啦...我要雞肉配黃豆汁(士油雞的英文叫法),會免費送白飯嗎?」

「不,你要另外買.對不起!」

紅葉寫好單後,衝入去廚房,夾在鐵板上,再衝出來說:「盛惠3.1英鎊!」

 

收過錢後,電話響起來,紅葉左手抄起它,夾在頸和膊之間,右手已拿好了筆,說:

「午安,是雅夢芭莉外賣店!你想要什麼?」

「是...明白...對...嗯...」

「你的地址是?」

「呀,這裡...大概半小時後到,多謝光顧,掰掰!」

 

(...天)

(這種日子還有多長?)

(歌蝶和露芭嬅都不用真的工作...)

(為什麼只有我要?)

(唐人果然很不同...)

(可以用的都要用盡!)

(不用白不用!)

(很像我的家人?)

 

[同日晚上]

 

「滑鐵盧出事了...沙沙...不要!...沙...轟!嗚咽...轟轟!砰砰砰...」露芭嬅的聲音斷掉了.

「喂...喂?露芭嬅!」紅葉無力地放下電話.

雖然生平第一次遇上這種緊張關頭,不過她倒也沒有慌得亂成一團.

 

(連當了七年鎗手的露芭嬅都...)

(我去了會如何?)

(我會是負累嗎?)

 

慌忙的紅葉快快地打電話給賽斯,內心急得不得了,但依舊極力維持冷靜的道:

「是賽斯嗎?露芭嬅出事了!我聯絡不了她,她可能受傷了!我想我要去支援.」

一把溫文動聽的年輕男聲傳入耳中:「紅葉妹妹吧!不用怕,我現在立即來!」

「嗯,謝謝你...」紅葉聽到電話另一面傳來車子開動的聲音,突然有點感動.

「你先準備一下,我會去聯絡鎗會問問詳情.五分鐘後見!」

 

紅葉衝向廚房,跟大廚叫道:「不得了!卡利士新納粹找上了滑鐵盧那面!」

這時三名大廚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問道:「捉了沒有?」

「不,那面出事了!我要去支援了!掰掰!」

紅葉穿上棕色的短身毛領外套,左手拿起手提電話,右手拿起小提琴盒,衝出門外.

她把二人的電話打了一次又一次,可是連歌蝶也沒有回應,令她心灰意冷.

 

(該不是...)

(只有我吧?)

(賽斯只是送我去...)

(...看來不會插手的!)

 

此時,一架銀粉綠色的酷跑車出現在眼前,坐著一名青年,一頭略長的金髮輕柔地披在膊上.

他輕輕推開了門,溫文地說:「是紅葉妹妹吧?坐在前面吧!」

紅葉抱著小提琴盒跳上了座位,拉上了安全帶,問問現在的情況.

他的英文說得很快,聽下去好像說法語一般的優雅.

不過紅葉還是明白他的話,簡單地說,現在鎗會無法聯絡上露芭嬅,而警察亦沒有來找鎗會.

如此情況,根據推測,他們很可能己被圍住了,而電話線亦被拔掉,無法和外界有任何聯繫.

至於歌蝶方面,原來今午送危險物品時受圍剿,傷重住院中,做了手術,明天才會醒來.

為了忠於合約,賽斯不得插手.沒有合約的情況下,私自行動下受傷,鎗會那會支助?

換言之,紅葉必須在被警方發現前,一個人解決整件事,以保障鎗會的名譽!

 

(這種已不算是支援了...)

(這還算是保護嗎?)

(還算是攻擊?)

(如果是用來攻擊...)

(...是犯法的!)

 

(但...)

(已不能回頭了...)

(只要我做好...)

(就算被警方發現也不用怕!)

 

但紅葉根本沒時間去想,又或者擔心什麼了.

畢竟雅夢芭莉和滑鐵盧只是相差五分鐘車程.

尤其在賽斯那狂飆到時速百幾公里的情況下,不用兩三分鐘就到外賣店的後門了.

就在紅葉走出去之前,賽斯輕柔的把聯絡器插入紅葉的耳中.

「我沒錯是不能出手,但我會在車內指點你!」說著,他拍拍紅葉的頭.

 

(哥哥的感覺...)

 

紅葉滿心暖意,卻除了「謝「以外,再也說不出別的話.

她很快便進入備戰狀態,把獵鎗拿了出來,用外套包著,才走出車外.

就在她從外賣店那本就微微打開的門,靜悄悄入去後,賽斯才發現聯絡器的接收有問題!

「呀,忘了拿去修理 他苦笑道.「紅葉妹妹,祝你好運!」

 

(假如被關住...)

(只要大叫...)

(總會有人報警吧?)

(除非被關在沒有窗子的地方...)

(...地牢!)

 

紅葉把通向樓梯的門小心地打開了一條縫.

但是,那條樓梯是通向上面而不是下面.

 

(唔...)

(和雅夢芭莉的外賣店很相似...)

(通向住所的樓梯和通向地牢的樓梯是分開的!)

 

根據一個身為外賣店收銀員的經驗,紅葉相信通向地牢的樓梯在廚房那面.

不出所料,就在紅葉從廚房的門縫看見數個新納粹成員持著黑市手鎗警戒著.

 

(...3個)

 

紅葉把門打開了一條足以插入鎗管的縫,然後其中一人射了一發無聲的麻醉彈.

快速上彈,再射,再上彈,再射---流暢得像流水一樣.

他們才剛剛發現,還未來得及站起來逃時,就中彈了.

子彈並不是射入他們的身體中,而是巧妙地輕輕擦傷了他們表面的血管,再落在地上.

不消一分鐘,他們開始暈頭轉向,不醒人事.

紅葉連忙把他們身上的手鎗丟到一旁的盛滿咖哩汁的鍋裡去,再輕輕的步向食物貨倉.

 

她把其中一人的衣服丟到走廊前面,只見有人拿著鎗走出來看!

紅葉立即躲到牆後,向他的腳擦過一發麻醉彈,再好上彈.

看見他痛得倒下,他的同伴在牆邊胡射一通.

紅葉躲在一旁,沒有做聲.

等了很長的時間,可能有十分鐘吧,開始有大膽的人想出來探路.

從腳步聲猜,看來那些人開始一個一個走出來.

 

(糟...)

(早知先跟賽斯商量!)

(沒有彈匣的獵鎗真的很煩人哩!)

(那條該死的法例...)

(這麼多人那有可能逐個讓我上彈?)

 

紅葉這次把鎗管插在鐵架上鍋和鍋之間的空隙.

她瞄準了比較長的時間,大概3秒左右,一發同時擦過三個人的腿部.

就在這時候,腳步聲愈來愈多.

紅葉手中滲著霧氣,眼也睜得愈來愈大.

上彈,再射,上彈,再射,到了不用思想的忘我境界...

 

[5分鐘後]

 

通向地牢的樓梯前面是一條堆滿了橫躺的新納粹成員的通道.

紅葉小心地沒收所有人的手鎗,全都倒在附近的鍋裡煮絕不能入口的鎗粥鎗湯.

 

(樓梯可能有埋伏...)

(還聽見一點點聲音...)

(那條樓梯有沒有轉角?)

(地牢還有沒有人?)

 

「咳咳!我是聯合鎗會的紅葉,有沒有人呀?」

話未說畢,樓梯旁的廉價山水畫破了一個洞.

 

(天...)

(我下去會被幹掉...)

(找找賽斯吧!)

 

---按下鈕制---

 

(嗯?)

(沒有聲音的?)

 

---再按鈕制---

 

(線路不佳?)

(我還未到地牢咿?)

(算了...)

(果然是信不過的雜牌軍!)

 

紅葉突然記起了一件事---那天她在雅夢芭莉接的政府電話:

「所有食店必須有合格的滅火筒,政府會定時派人去檢查.今個月到你那面,所以...」

她的目光仔細地橫掃四處,吃力地把它搬到樓梯前面.

之後,她關了下面的燈,把滅火筒的洞口打開,「轟「的一聲大響丟了去下面!

 

下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搞什麼...

在微弱的光線下,只見一件不明大物壓著其中兩人的腳,還向其他人噴出濕滑的東西.

他們大概以為是什麼警用武器,亂成一團,一個一個連手鎗都丟下就逃了出來.

他們上樓梯之時,紅葉的鎗還是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人,一人一發,不會落空.

 

到了地牢的一個房間的門外,紅葉再叫了一次:「我是聯合鎗會的紅葉,有沒有人呀?」

這次,聽見露芭嬅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過來:「紅...葉?是否...安全...現在?」

「對!你們快點出去吧!賽斯也在等呀!」

聽見入面有一些搬移大物的聲音,看來新納粹成員之所以攻不入去是因為有雜物阻賽著.

 

[5分鐘後]

 

只見露芭嬅手抱獵鎗,身上染著一些血,走路時顯得很吃力.

店中的其他人一如驚弓之鳥,全身都在抖動著,面色蒼白.

 

(的確...)

(當初她一個人對付那麼多個真的很困難...)

(我成功只是因為後來他們分散各地,容許我一個一個的幹掉!)

(二哥保佑!)

 

大家走到門口時,剛巧對上了車內的賽斯那愕然的目光.

「你們兩個合作不錯!」賽斯打開車門,扶著露芭嬅入後座橫睡,並細心地蓋上了毛毯.

露芭嬅慘澹一笑:「不,我除了在房間裡空等,什麼都做不了!」

「那店主他們怎麼辦?」紅葉茫無頭緒地問道.「我未處理過這種事的!」

「放心吧,我早就叫了的士在對面等著.」賽斯一面拍拍紅葉的頭,一面叫店主到醫院處理.

賽斯望一望紅葉,笑道:「鎗會怎會把你寫得那麼糟?原來那麼厲害!害我白擔心...」

 

(假如有這種哥哥便好了...)

 

紅葉不好意思地說:「那些人都中了麻醉彈,睡在地上,怎麼辦?要報警嗎?」

「待店主到醫院處理好傷後再想想吧,反正他們還有數小時安眠的日子...」賽斯微笑地說.

「如果真的要處理他們,店主自然會再找鎗會.總之,這裡沒有我們的事了!我們回鎗會吧!」

賽斯掃掃他那頭金髮,便架著他那有品味的銀粉綠跑車狂飆而去.

 

紅葉,開始從9成護花委託變成了經常性的單鎗匹馬破壞著卡利士新納粹一次又一次的行動.

此時此刻,沈醉其中的她無法脫身了...

 

註1:

輕武器條例1988年第45章第2節(2)

FirearmsAct1988(chapter 45)2(2)

不得用有彈匣的獵鎗及不得用短過24吋的獵鎗

本章胡掰成分特高,很多都不知是否合法,不要參考.

NEX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