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佬的動漫天地 線上觀看 動漫 海賊王 火影忍者
關於部落格
有很多動漫資訊喔:)如有不法馬上下放!有時會漫以點放,但王佬會盡力!謝謝大家

  • 276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殺與不殺之鎗_之英國篇1/1#加入鎗會(作者>瑤殤)

少女此時此刻,不知道這個感謝會令她那平穩的人生大大改變過來.

斯時斯地的少女,怎樣看都只是個普通人,就讀的是無人知曉的小鎮大學.

如果硬要說特別的地方,就是興趣是比一般少女怪了一點.

不過由這一天起,她的命運齒輪突然脫軌了...

  

因為少女實在太早到了,她在虹菲芙去了一些古蹟,如三百年歷史的古教堂,數百年的消防大樓...

當然少不了逛街啦 --- 雖然好像沒有看得上眼的東西!

 

少女吃過午餐後便去虹菲芙音樂節看看.

小鎮就是小鎮,多半都是老人家,少女顯得很引人注目.

不過節目卻很不錯,很有農村的純樸感情,而且是少女最愛的結他,即使是老人派對也沒關係吧!

 

節目一完結,少女已急不及待的衝出去.

左看,右看,少女快步走向開放跳蚤市場,遠遠望見剛才那老人家站在古物地攤前等待著.

「抱歉!你等了很久嗎?」少女顯得不好意思.

「不,我也剛剛到,因為我在家中拿了我的寶貝來呢!」老人笑著指指腳旁的黑箱子.

少女注視著這個黑箱子,露出了一個不敢相信的表情.

 

「噢 --- 我的耶穌基督!!那該不是...獵鎗,對吧?」

「你怎知道?」老人揚起了眼眉.

「英國法例不是說一般市民只能擁有獵鎗嗎?手鎗是犯法啦.」

「哈哈,你倒也知道很多咧.」老人顯得很樂.

 

(糟糕...)

(想辦法拉開話題!)

 

「原來你是參賽者,你參加了很多年嗎?你有沒有勝利過?」

「這個,你一會不就知道?不過今年可能是我最後一年參加了......」

老人開始說起比賽的條例來.

 

(總算成功了...)

(這個老頭的洞察力真不能少看...)

 

少女苦笑著跟老人坐巴士遠去.

 

[ 博洞.小鎮.鎗場 ]

[ 同日下午 ]

 

老人走到練靶場去,熟練地弄好他的獵鎗.

「小妹妹,你想不想射一下?」

「但...我沒有輕武器證書,又不是任何小口徑鎗會的成員...」

只見老人呆了一會,之後笑了起來.

「你真的很清楚呢!不用擔心,射一次不會有問題的!」

 

(糟...)

(居然不小心說了出來...)

(平日我可不是這樣的!)

(大概...)

(鎗真的...)

(...太令人興奮了!)

 

「那...我借來玩玩啦!」

一拿在手,立時沈了下去.

「嗯...好像西瓜一般重似的?」少女的話逗得老人吃吃笑.

少女雙手卻很穩定,慢慢的瞄準好了,手指按下去,轟一聲的射中了距離黑心一吋的地方!

 

「哎呀,射不中呢!」少女失望地摸摸頭.

「第一次都射到這個程度也不錯呢!」老人說.

 

(是驚人才對...)

(太有潛質了!)

(我當年第一次都做不到...)

(假如我可以...)

(但...)

 

「不如你試一次給我看吧?」少女把獵鎗小心地交到老人手上.

「那你好好看著了!」老人慢動作的把所有步驟做一次,轟一聲的射中了黑心.

「哇~好厲害!」少女差點拍起手來.

「好了,換你來試多一次吧!」

少女再次拿起了鎗,再依老人所說的話,慢慢的,不用急 --- 這次,那顆子彈射到了黑心的邊緣.

「唉,還是差那一點點呢...」少女笑著搖搖頭,把獵鎗再次交還.

「你不玩了嗎?」老人好奇地問.

 

(真正厲害的人是她...)

(不是我...)

(我老矣?)

 

「我不玩了,你一會還要比賽,你先練習練習吧.」

說著,少女走回座位,休閒地喝著最愛的泡沫咖啡.

而老人則愈走愈遠,直至少女看不見他為止,才放心地去練習.

 

半個小時後,博洞 7 . 62 全口徑射靶比賽開始了.

差不多全場都是一些中年人,甚至一跛一跛的老年人都有.

對於身子不好的少女,對文靜的射靶比激烈的野戰更感興趣.

 

等了很久,少女的「老師」終於出場了!

司儀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

「最後一場...七連霸沙尼波魯!哈德斯菲爾德鎗會代表:艾倫和哈比 !傷殘人士代表:史賓沙!」

(七連霸!難怪那麼厲害...唔,是意大利名字呢,難怪他的英文聽起來有點不同)

少女開始聚精會神地看.

只見沙尼波魯伏在地上,手拿獵鎗,對著兩個遠在五百碼以外的靶快速地射了 25 次.

 

惜紙靶實在太遠了,少女根本什麼都看不見 ; 只好看著那毫不真實的電子瞄準芒幕.

一看之下,少女托著頭,不禁心想:「要達到這個境界要訓練多久?」

不久,司儀的聲音興奮地宣佈:「 HPS100-20V !!」

少女臉上濃郁著淡淡的笑意.

 

(最高可能性分數!)

(還以為在這種小鎮不會看到呢.)

(不過...)

(有機會的話...)

(一定要去看大城市的比賽!)

(列斯鎗會的那幾個名鎗手...)

(...真令人期待呢!)

 

看完簡單的頒獎禮後,沙尼波魯滿面笑容的蹣跚走下台,喜悅地拿著獎牌向少女揮手.

「恭喜你!你真的很厲害!天,再下去你可能十連霸了!」少女好像比沙尼波魯還要興奮似的.

「哈哈,不可能吧!單是明年我都怕沒有機會呢!」沙尼波魯笑著搖搖頭.

「不如說說你吧.」沙尼波魯的眼神突然銳利起來.「你好像很喜歡鎗似的...對嗎?」

 

(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或許,只是因為大家都喜歡鎗吧...)

(是或不是也不重要吧,因為...)

(...都瞞不住了.)

 

內心交戰了一會,少女打算不再保留了,面容冷峻地笑道:「對,我很喜歡,那又怎樣?」

沙尼波魯心中一轉,但笑容依舊,說:「你以前有沒有射過鎗?」

少女極力保持禮貌地回答說:「有,但不是真鎗.」

「很好.你想不想學鎗?我可以教你.」

 

(多年的心願...)

(...成真?)

(但為什麼?)

(教我有什麼好處?)

(...為錢?)

(...還是另有目的?)

 

少女呆了一呆,直至再度清醒時才緩緩地試探道:「教我?要收費嗎?」

「我那麼老,行動又不便,我能教你的實在不多.」沙尼波魯哈哈大笑.

「我不收你錢,以免你日後說我騙你錢.」

少女這時才回復當初天真的模樣,嚷道:「哇~太好了!你真好人!」

 

(像這種兩種面孔的人...)

(絕對有自保能力...)

(即使...)

(日後沒有我的存在...)

 

沙尼波魯摸摸她的頭說:「對了,學鎗完後你還可以接一些委託賺外快呢!」

「唉,要加入半年後才可以拿到輕武器證書 ; 那時我都快回國了!」少女無奈地說.

有關少女對鎗的認知,沙尼波魯早已不再感到驚訝.

他問:「你何時來到英國的?」

「八月便到了.」

 

此時,少女好像猜到他心中的想法,心道:「該不會是偽裝...」

沙尼波魯說:「就當你在八月已經加入好了,那你明年一月便有證書了!」

「這個...不太好吧?」少女摸摸頭,欲言又止.

「就這樣決定吧!」沙尼波魯一面愉快的樣子.「你快點決定好你的新名字吧!」

 

「新名字?」少女側側頭,一面疑惑.

「作為鎗手的新名字,就像上網時的外號一般...」沙尼波魯細心的解釋著.

少女聽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開始有點不耐煩.

為了阻止老人最喜愛的長篇大論,少女輕輕說了聲:「紅葉.」( redleaf )

沙尼波魯停了下來,問道:「你的名字?」

 

(聰明的人會猜到這不是英文的名字...)

(但紅葉...)

(可以是日本的名字...)

(也可以是華人的名字...)

 

(如果要查起我來...)

(日本,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

(差點忘了,還有東南亞及海外的華僑...)

(哈哈...)

(應該滿煩人呢...)

(可對不起了...)

 

「沒錯,以後就叫紅葉好了.」

沙尼波魯好奇地問道:「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這是我的秘密!」少女做了個鬼臉.

之後她在口袋拿出了軍綠色的錢包,把四十英磅交到他的手上.

「我加入你的鎗會了.嗨,找零錢給我~七英磅 ~」

「剩下的當學費吧...」

「你說不用錢的!!!」

 

註 1 :輕武器證書,英文為 FirearmsCertificate .

註 2 :小口徑鎗會, 英文為 SmallboreRifleClub .

註 3 : HPS ,長寫為 HighestPossibleRank .

註 4 :手鎗是不合法,為輕武器( 2 號)法例 1997 第 64 章 1 .

Firearms ( Amendment )( no . 2 ) Act1997 ( c . 64 ) 1

註 5 :三十三英鎊,為輕武器法例 1998 年第 45 章 15 節( 4 ) 法定加入鎗會費.

Firearms ( Amendment ) Act1988 ( c .  45 ) 15 .( 4 )

NEX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